顶点小说 > 玄幻奇幻 > 蓝夜传 > 第六百八十八章 整个童年

唐小六又取出一粒丹药,递给蓝夜,蓝夜一把薅了过来,转手递给美莎:“来,你先服了它!”

美莎顺从地点了点头,将丹药服下,没过三息,脸上的黑气竟散去不少。

蓝夜心中暗自点了点头,炼药这一块,不服这小子都不行!

三人略一收拾,蓝夜背上美莎,朝远方疾驰而去。

不一会,三人的身影便消失在天尽头。

三人离开不多久,花海的身影再次出现,盯着已被轰开有碎石堆,脸上表情阴沉到了极点,良久,花海的身影方才缓缓消失。

……

蓝夜等三人狂奔数百里后,找了个山角背风的位置停了下来。

没办法,蓝夜重伤未愈,又负着一个人,能狂奔数百里已是他的极限了。

“呼,呼……”蓝夜靠在石壁旁,大口喘着粗气,脸色已是雪白一片,眼皮都快睁不开了。

美莎甚是心疼,也不管唐小六就在旁边,从怀中取出一方手帕给蓝夜擦拭着脸上的污渍。

唐小六瞄了一眼,会心一笑,识趣地转过身,道:“我去周围转一转,怕有什么危险。”

美莎低着头,哪里敢答话,脸上羞得通红,只能假装没听见。

唐小六笑了笑,身形一晃,如流星般向远方疾驰而去。

“你怎么样?”美莎关切地问道。

“没事,我好着呢!”蓝夜挤出一个笑容。

“去,什么时候了还嘴硬!”美莎白了他一眼,玉手轻轻捶他蓝夜胸口一下。

“啊哟,咳……”蓝夜惨叫一声,剧烈咳嗽起来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我,我……”美莎吓得手足无措,花容失色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“呵呵,我没事,逗你玩呢!”蓝夜突然扮了个鬼脸。

美莎气不打一处来,嗔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情玩?”

蓝夜见她生气,吓得连忙道歉:“对不起,我,我……是我不对,我……”

“行了,行了!”美莎没好气地道:“伤得这么重,话还那么多,少说几句,好好疗伤吧!”

蓝夜连忙乖乖地点了点头,闭上眼开始调息起来。

还没过上十息,蓝夜突然睁开眼,沉声道:“哎呀,忘了一件事!”

美莎正靠在一旁的石壁上休息,被他这一句话给惊醒,好奇地道:“忘了什么事?”

蓝夜道:“那根阎王鞭!”

“啊?”美莎一愣,道:“那根鞭子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蓝夜抿了抿嘴,道:“说没关系也没关系,说有关系也真有点关系!”

他曾在地府与十殿阎王交过手,名义上是交手,实际上是在成全他,这个人情他绝不能忘!

“你在说什么,我怎么听不懂?”美莎不解地道。

“你可有注意到那根鞭子?”蓝夜问道。

“没,没有。”美莎摇了摇头。

蓝夜皱着眉头道:“我们走的时候那根鞭子已经不在了,多半是给花海顺手拿走了!”

美莎道:“你该不会去找花海要吧?”

“嗯,肯定要找他要回来!”蓝夜点了点头。

“你疯了?”美莎大惊,道:“你都伤成什么样了,还要去找他,这跟自寻死路有什么区别?”

蓝夜看着美莎又气又急的表情,心中别提有多开心,道:“你别担心,我当然不会现在就去,等我养好了伤再去!”

“这还差不多,等你养好了伤,再多叫几个人一起去!”美莎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正说着,唐小六的身影由远而近。

“咦,我是不是打扰二位了?”唐小六别着脸,不敢看美莎。

美莎顿觉得不好意思起来,也别过脸,道:“没有,没有,我们也没说什么。”

唐小六道:“方圆百里,安全得很。”

蓝夜也看出一些门道,伸腿踢了唐小六小腿一脚,道:“哎,有没有带帽子之类的东西?”

唐小六忙道:“有,有。”

说着,手中一晃,竟出现三顶不同颜色,不同样式的帽子,一顶是大沿帽,一顶没沿的,还有一顶居然是个斗笠!

“我去,你是贩帽子的么?”蓝夜惊道。

唐小六笑了笑,道:“出门在外,总得有几样配套的行头不是?”

蓝夜直接无语,笑着摇了摇头。

“要哪一顶?”唐小六问道。

“就斗笠吧!”蓝夜一把薅过斗笠,顺手递给美莎,道:“美莎,你戴上罢。”

美落接过斗笠戴到了头上,遮帘放下,唐小六这才转过身来。

“唐大人,这次真的多谢你了,要不是你出手相助,只怕我们早已死了!”美莎朝唐小六作了个揖。

唐小六忙抱拳回礼道:“美莎姑娘见外了,别叫大人,叫我小六子就行,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呵呵!”

“谁特么跟你一家人?”蓝夜没好气地道:“你姓唐,我姓蓝,明明是两家人好不好?”

“是,是,两家人,两家人!”唐小六陪着笑脸。

“哎,你这人好没礼貌,人家小六子好歹也救过你的命,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?”美莎气鼓鼓地道:“再说了,你们难道不是兄弟么?”

唐小六道:“还是美莎姑娘通情达理,不像某些人,重色轻友,唉,我劝姑娘要擦亮眼睛,莫要看错了人哟!”

“嗯,我知道!”美莎点了点头。

蓝夜气得牙根直痒,道:“你是不是闲着没事?宫里的事不用你管了么?”

唐小六一拍巴掌,道:“哎呀,你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,宫里确实还有许多事等着我去处理呢,而且家中还有佳人在等我,不跟你们说了,我这里有一些药,留给你们用吧,我先走一步,有事再叫我!”

说罢,唐小六掏出一个小药瓶,往蓝夜怀里一扔,撒丫子就跑,不过三息便没了踪影。

“臭小子,算你跑得快!”蓝夜狠狠地道。

美莎道:“哎呀,人都走了,你就少说两句吧,快些调息,这里冷死了!”

蓝夜吓了一跳,自己不惧寒冷,但美莎只是一介凡人,她当然怕冷了!

无论如何,不能让美莎受一点伤,这是他刚刚立下的誓言!

……

半个月后。

北域灵水郡,北礁镇。

这一日,镇上来了一男一女。

男的玉树临风,身材挺拔,总是面带微笑。

女的一袭黑色长裙,身材凹凸有致,头戴斗笠,看不清容貌。

这二人正是蓝夜与美莎。

蓝夜只用了五天便恢复了大半,见美莎实在受不了寒冻天气,便背着她一路疾驰,来到这个小镇。

他不敢用空间法则带她走,毕竟她是凡人,短时间内或许他能护着她不受伤害,但长时间肯定不行!

说来也巧,这个小镇正是蓝夜小时候待过的地方,离小镇不远便是小石村,那可是蓝夜的整个童年啊!

街上来往的行人个个以异样的眼光看着二人,这二人面孔生疏,衣着服饰也跟他们不一样,一看便知是外地的。

二人对各种异样的目光视若无睹,若无其事地在街上边聊边走。

不一会,二人来到一处客栈。

“掌柜的,有房间么?”蓝夜问道。

柜台里站着一位瘦小老头,点头哈腰道:“有,有,客官几位?”

“两位!”蓝夜道。

“好嘞,本店正好有上好客房一间,刚好留给二位客官!”老头笑道。

美莎悄悄拉了蓝夜衣袖。

蓝夜尴尬地笑了笑,道:“额,掌柜的,能不能给我两间房?”

“啊?”老头一脸为难,道:“这个,这个实在没办法,刚好就剩一间了,这一间若是客户不要,只怕马上就要被别人订去了!”

正说着,一个衣着光鲜的胖子走了进来,大声吆喝道:“掌柜的,还有房没有?”

老头正待答话,蓝夜道:“好,我们就要这间了!”

说着,取出一枚金币放在了柜台上。

老头一看金币,浑浊的眼神立马变得明亮起来,连忙将金币收了起来,笑道:“客官快楼上请!楼上请!”

这时,一旁的小二早就上得前来,在前面引路。

那胖子见无人理他,又叫了一声:“MD,人都死绝了么?!”

老头连忙点头哈腰,道:“哎呀,五爷好,什么风把您给吹这里来了?”

“什么风?当然是妖风咯!”胖子横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道:“你特么的装什么糊涂?”

老头陪笑道:“是,是,老汉我年纪大了,不用装,是真糊涂,五爷您见谅!”

“废话少说,快给老子开间上房!”胖子扬着下巴道。

“额……”老头面露难色。

“怎么,不会没房间了吧?”胖子眼一横。

老头忙道:“不瞒五爷,确实没有了,刚才还有最后一间,被,被那两位客官给订走了!”

说着,老头指了指已上了一半楼梯的蓝夜二人。

“嗯?”胖子抬头望了一眼蓝夜,喝道:“外地来的?”

蓝夜与美莎只当没听见,依然缓步上楼。

老头忙道:“这个,老汉也不清楚。”

“我特么没问你!”胖子怒吼一声,吓得老头一个激灵,话都不敢接。

“哎,你们两个给我站住!”胖子朝蓝夜指了指。

蓝夜这才停下来,指了指看己,道:“是在叫我么?”

“废话,当然是叫你了!”胖子不耐烦地道:“把你的房间让给我,快些!”

蓝夜笑了笑,道:“凭什么?”

“哎,你小子真是不上道啊!”胖子一听,来了气,道:“爷爷我有正事要办,要是误了爷的事,你有多少脑袋都不够砍!”

“我要是不让呢?”蓝夜冷笑道。

“不让?”胖子一愣,没想到竟有人敢顶撞他,当下朝门外一招手,大声道:“都特么进来,有人闹事!”

话音未落,十多个身着铠甲的兵士呼啦一下子冲了进来。

“五爷!”为首的一名兵士手按刀柄,道:“谁闹事?”

“就是他!”胖子一指蓝夜。

“喂,我看你们都是从外地过来的,这里的规矩只怕不清楚,听我一句劝,你们还是快些离开这里,免得惹祸上身!”那军官沉声道。

此时,店里的客人都吓得跑了出去,围在店门口看热闹。

蓝夜皱了皱眉,道:“行,看这位官爷的面子,咱们就不住了!”

说着,拉着美莎一步步下得楼来。

二人走过胖子身边时,胖子冷笑道:“哼,出门在外,最好夹着尾巴做人,不然的话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

蓝夜微一点头,径直走了出去。

“五爷,时辰也不早了,今天还是早点歇息,明天还要赶往小石村呢,可别误了大事!”军官沉声道。

小石村?!

蓝夜刚到门口,忽然听到这句话,心中顿时一紧,他们这帮人去小石村干嘛?